Kura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就,写些喜欢的。

姥爷听说婶婶每天都在许愿爷爷出现

#设定是鹤丸X审神者(你)#

#憋问我为什么其他刀都叫婶婶主殿或者大将就鹤球直接叫‘你’#

#梗会有 ooc也会有#

————————————

前篇

 

“啊——”

 

一如既往的惊叫声出现在本丸中,如果某把太刀没有出征或者远征而是被留在了本丸,那这就是每天必定会有的一幕。所有刀剑已经见怪不怪了,听到以后没有停下手头的工作继续各干各的。

 

今年的万叶樱在初春便已经早早绽开,其点火蔓延其的趋势一路奋力绽开,粉白交错的落瓣铺了一地。

 

你抖落了飘在身上的樱花,揉着与地面闷磕的腰,抛却脑海里差点摔死在万叶樱下的想法,泪眼汪汪地地瞪了眼前的刀剑一眼。

 

对方嘴上一边道歉却又毫不收敛地笑着,他本就是极为出挑的容貌,逆风掀起了他额前的一些碎发,清秀的眉下金色的瞳眸在抬眸时分却似有流光溢过令人沦陷,白无垢的羽织近于他白皙的肤色,他手握着身侧的太刀,就这样站在眼前,就恰有一番茕茕傲然的味道。

 

[真是越发地像一只鹤了。]

 

“嘛,出征回来了?看你这样子就知道结果应该不错哦。”

 

你站起身笑着问道,始终无法对他发脾气。

 

你偏爱这把太刀是本丸人尽皆知的事情,当然了,本丸的刀剑们私下却都一致认为你对他的偏爱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太刀三日月宗近没有出现。

 

你一直渴望着能锻出这把‘天下五美’中最美的一把刀剑,从最初的憧憬变成了最后的病态的执念,如果他出现——

 

[自己肯定势必会将自己所有的爱倾注在他身上,无法再分给其他刀剑一分一毫吧。]

 

你握紧了手中的许愿条,樱瓣被拂来的风吹了一个跟头,悄悄地落在了你的发上,他也终于收起了嘲笑,悄悄靠近了一步,极为自然的拂去了你发上的落樱。

 

“你在这里做什……”

 

“主殿!”

 

他还未说完的话语便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长谷部打断了,你想起来,你拜托了长谷部每天汇报锻刀的新况,并以此作为根据来判断每个公式能锻出三日月的可能性。

 

只是你也在心底希望,在哪一天的清晨或者傍晚能意外地看见长谷部不同往常的慌乱与惊喜面色地跑过来告诉你‘他来了’。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QAQ啊…等待爷爷的日子真是炒鸡寂寞啊!!

 

你看着长谷部平静的面色,其实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却又忍不住屏息迫切询问:“呀呀这次来的是……?”

 

“三条家的……”

 

!你心跳突然快了一拍,凝视着长谷部的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欣喜。

 

“初次见面,我是三条家的小狐丸。”

 

身后传来的声音很好听,但你的眸色却一下灰暗了下来,却仍旧用惊喜的语气说道:“呀!欢迎哦,现在让鹤丸带你去参观一下本丸吧。”

 

不动声色地将你的表情尽数收入眼中,鹤丸转过头去看新人时的眸中仍带着惊讶的色彩:“嚯啦,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我是五条家的鹤丸国永……”

 

你慢慢走远了,他们之后说的话听不太清了。

 

阳光照不到的阴凉处,莺丸正坐在走廊上悠闲地喝着茶,你路过时他突然叫住了你,你迷迷糊糊地接下了递过来的特制茶叶。

 

待你走后,药研藤四郎从走廊远处慢慢走近。

 

“大将看上去心情并不好。”

 

莺丸抿了一口茶,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不远处紧随其后的白色身影,笑眯眯的说道:“但总会有人心情特别好。”

 

你跪坐在房间里,指尖慢慢抚上刀架上雕刻着精细的新月样刃纹的太刀,总算有些明白了自家那些短刀们天天围在自己身边问一期哥哥什么时候来的心情,不过他们比自己幸运多了,一期一振可是没过多久就出现了呢。

 

“就那么想要他来吗。”

 

在耳畔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就像舌头抵在齿间一字一顿地悱恻许久才从唇中吐出一般,让你吓了一跳,随即你感觉到自己的腰被抱住,身后贴上了一个人的温度,鹤丸伏在了你的颈窝,你甚至能感觉到他金色的瞳眸注视着你贴在那把刀上的手的炙热目光。

 

身为近侍的他自然是可以随意出入你的房间,你一向反射弧比较长,没有注意到任何奇怪的地方,倒是极为气馁地向他抱怨说着:“当然炒鸡想啦——”

 

“这样啊。”

 

你心底一惊,手顿时缩了回来,如平常一样的声线但语气却像冬夜的风一样凛冽地让你颤栗。

 

你转头小心翼翼地盯着他金色的眸。

 

[这是……怎么了?]

 

“你现在所给予的情感应该把它划分到哪一种去呢,我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看我们这些刀剑的,”他顿了顿,随后垂眸,“……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仅仅只是作为付丧神存在于你身边?”

 

你语塞。

 

审神者、付丧神、出战、远征、受伤后的手入、朝夕相处、衍生出的情感……这些都没有错,唯独除了最后一个。

TBC.

评论
热度(37)

© Ku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