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a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就,写些喜欢的。

姥爷听说婶婶每天都在许愿爷爷出现

#设定是鹤丸X审神者(你)#

#憋问我为什么其他刀都叫婶婶主殿或者大将就鹤球直接叫‘你’#

#梗会有 ooc也会有#

————————————

后篇

你睁开眼,不知身处在何处,只看见夜幕下围了无法计数的溯行军,而你派出的那只部队,该怎么形容才好……简直,狼狈不堪。

 

满眼都是鲜血,队伍中的陆续出现了战线崩坏的刀剑,你着急想要去触碰拉住他们,却发现自己竟径直穿过了他们。

 

你展开双手,看着自己在眼中似是透明的五指。

 

[我是不可见的……?]

 

一个身影突然地重重摔在你面前,贴着粗糙的地面擦破了他的皮肉和白色的羽织袖,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被血迹染遍了的他,颤抖的五指支撑着太刀咬牙站了起来。

 

[鹤丸!!]

 

你心里一惊,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拦在他面前,全然忘记了他无法看见你这一点,竭尽全力吼了出来:“不要再勉强了!!给我回去手入!!!”

 

薄雾淡淡地笼罩着月色,让其光彩更加地明亮缭人,他的眸色全尽数隐藏在了阴影之中,你无法看清他的面色,却听见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另一只手轻轻抚过刀上的鹤纹,抚去了粘稠的血迹。

 

“见到了染上红与白的我,一会死了也是件可喜之事吧?”露出白齿的笑干净而元气,但吐出的话语却令人不寒而栗。

 

他雪白的睫毛微垂,径直飞速擦过你,仅仅是一瞬之间,你听到了身后刀剑插入血肉之中的声音以及血滋滋飞溅的声音。

 

倒吸一口凉气,你猛地睁开眼惊然坐起,许久未能平复那因巨大恐惧而产生的心悸,眼前只是漆黑一片。

 

[梦境为何会如此真实?]

 

门外传来两声扣门声,紧接着你便听到长谷部的声音。

 

“主殿,您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你摇了摇头,才后见没有回应才意识到门后的人并看不见,心里嘲笑着自己简直是做梦做傻了。

 

“鹤丸去哪了?”你而后问道。

 

门后的长谷部沉默了一会。

 

“您不记得了吗?您三天前派山姥切国广、药研藤四郎、一期一振、太刀太郎、次刀太郎以及鹤丸国永进行远征任务了。”

 

这回轮到你沉默了,当你再三保证自己真的没有事情送走了长谷部之后,你却再也无法入睡了。

 

你想起三天前。

 

你记不清自己当时复杂而又欲言又止的迟疑神情持续了多久,但那双布满了自嘲以及失望的金色瞳仁始终无法在你脑海里忘记,他起身告辞重重地拉上门然后离去,动作一气呵成,你却愣了好久。

 

等你冷静下来之后,政府新下达的任务到了,你发现这是一个能让你们避免尴尬彼此都能冷静一下好好思考的契机。

 

但这也是难度极大的一次任务,隔壁经验颇深的审神者曾向你抱怨过政府的不人道,还举例她家的哪把哪把刀就是因为这次任务碎掉的。

 

他们远征的那天,你就在不远处,你迟疑不决地看着握在手中的御守,却没有悄悄塞给他的勇气。

 

[应该…不会碎掉吧?]

 

直到他们出发的时候,你没有注意到鹤丸回头若有若无地向你这里看了一眼,看清你手中握住的御守后,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心情好了起来。

 

带着一脑袋的杂乱思绪,你草草披上了羽织,缓步在庭院。

 

秋夜的庭院景色总能让人安心下来,夜幕给橙红的枫叶做陪衬,石灯中也亮起了如枫叶一样耀眼却不失柔和的暖橘色灯光,光线照亮了小池塘,让其也染上了自己的颜色,还有长鸣于草丛的不知名小虫以及衬着漆色的夜幕燃起的绿色萤火。

 

[好美。]

 

你苦恼的表情却也被这秋夜的景色所打动而变得柔和了起来,可是——

 

你顿住了脚步,瞳孔猛然缩小,看见了在灯下的那个人,他向你投来的目光带着温柔的笑意,像是心脏突然苏醒,你的心跳开始狂加速,指尖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那是——

 

他慢悠悠地走来,发间垂下的黄色流苏轻轻摇曳着,眸中的新月竟能让周遭的一切美景失色沦为陪衬,由深渐变为浅的蓝,就如同深邃向黎明过渡的夜空。

 

“哈哈哈,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

 

你笑得眉眼弯弯。

 

“我知道。我等你很久了,三日月宗近。”

 

他一脸‘甚好甚好’的表情,半阖着眼:“哈哈哈,这可真是让我这个老爷爷受宠若惊呢。不过我可是个老头子了,可不会如其他人一样对你用心。”

 

[是平安年代的刀呢,本丸倒是有一把和你岁数相近却性格完全不同呢。]

 

那个如鹤般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你吓了一跳。

 

原本以为的执念,却在看见的一刹那尽数瞬间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当你慢慢踱步回房间准备休息的时候,却突然意识到了今天应该是二队远征回来的日子,你匆匆折返跑过一个个回廊,在一个拐角,差点被什么绊倒,而对方似乎也闷声被你的动作踢得吃痛。

 

“抱歉!”

 

借着月光,你看清了那是谁,眼前的鹤丸脸上带着讶异的神情,令你出乎意料的,你刚才所作的一切,似乎并不是梦,你清晰地看见了白色羽织上的血渍以及遍体鳞伤的身体。

 

你愣住,他却突然笑起来。

 

“哈哈哈被吓到了吗,抱歉抱歉,难得的机会,想弄点奇袭呢。”

 

[还居然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你忍住了想训斥他的冲动,二话不说拽着他直接去手入。

 

“衣服给我脱了。”你拿着消毒棉签,以及药水绷带,摆出生气的样子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一愣,挑眉背过身去,将上衣褪至腰间,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你仍旧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交错的刀痕,凝结的血痂,甚至右侧上有一条深到能看见白骨。

 

[这种内心无法控制的情感,名为何呢?]

 

你颤抖地处理着他的伤口,药物触及他伤口时能看出他所受的极大痛感,引起他冷汗缓缓留下。

 

明明是他所承受的苦痛,但却好像是你受的伤一样。

 

你小心翼翼地处理直到包扎好伤口,不知是太生气了还是怎么,你眼中氤氲了些雾气,最后闷声在他手中塞了一个御守。

 

“……不给三日月吗?”

 

“我知道三日月是你锻出来的啦,不用再炫耀了啦。”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你管我给谁啦!居然受了重伤还敢继续逞强,你一年之内都别想去远征了!”

 

你反驳的话语到最后都带着无法控制住的哭腔,他有些奇怪地转过身来还想解释,未出口的话语突然却因为看见你红着的眼而如鲠在喉。

 

“喜欢你。”

 

他的瞳孔猛然放大。

 

“喜欢你…不仅仅是想你作为付丧神留在我身边,还有作为爱人。”

 

[这才是真正想回答你的话。]

 

[这种内心无法控制的情感,名为爱意。]

 

你抬起眼睛对上了他一脸讶异的表情,下一秒你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你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他的下巴抵在你的发上,瞳孔里流露出难得的温柔,带有笑意的声音缓缓在耳边传来。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End.

评论(2)
热度(57)

© Ku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