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a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就,写些喜欢的。

【三日鹤】月明归夜鹤(五)

#完结撒花#

#抱歉久等了 失踪人口の回归#

#末尾发糖ww#

直通车:月明归夜鹤(一) 月明归夜鹤(二)

             月明归夜鹤(三)  月明归夜鹤(四)

————————————————————

(五)

浅粉色夜樱是晚间万花的主角,如墨般浓稠的漆夜下开得如此耀眼,一阵风后枝头的花瓣便纷纷飘落在地如铺了一层柔软的粉色细毯,樱花速度如此缓缓的飘落,竟叫人眼前一阵迷乱,柔和明亮的灯火照耀下的本丸异常热闹,欢笑声伴着略显单调的三味线声乐从最为明亮的屋内传来。

 

“哈哈哈没~关系啦!婶婶眼里有星星呢,一闪一闪的!”

 

看着被次郎太刀推到自己面前的第三壶酒,婶婶在内心暗暗地抹了一把泪,不知如何开口婉拒这个超孩子气的大太刀。

 

[眼里有星星?那就是喝醉了啊…次郎啊你真的要看婶婶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发酒疯吗?!]

 

婶婶看着眼前面色有些泛红的人正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手微微有些发抖地倒下不知是第几杯酒,一旁的药研侧头看来,顿了一秒,随后径直接过婶婶手中的酒杯,放置在桌上,看着次郎笑着建议去买一些万屋新进的樱花酒,次郎立刻被吸引住,得到婶婶一个肯定的点头,立即跟着正要购置物品的长谷部去万屋了。

 

婶婶悄悄松了口气,宴会桌上的食物都已被消灭了大半,看来今天烛台切的心情应该会很不错呢。柔橘色的灯光照在障门外的木廊上,短刀们结成了两队趴在木廊上比赛玩着弹珠,兴奋而开心的神色真真切切地从眼中流露出,萤丸看见后惊呼一声也蹦蹦地加入进去。莺丸静坐着喝着茶,垂眸弯唇。

 

婶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却又说不出来是那一块不太对劲,她的意识朦朦胧胧的,视线有些模糊了,她托着醉红的双腮,目光向万叶樱望去,樱花仍旧纷纷飘落着,恐怕这晚之后这绝美之物便会消逝吧。身侧的一期一振放下酒杯,望了一眼婶婶,又顺着婶婶的视线向万叶樱看去,许久,他停顿了许久,手有些僵硬地放下酒杯。

 

他微微垂着眸,脑海里映出了模糊的记忆,关于一场大火的。

 

还有那个在大火之后狼狈不堪的他面前出现的干净而美好的身影,都在以光速一般褪色逝去,最终在脑海里只留下了隐约的轮廓,任凭如何描摹都无法复原最初的模样,如清晨的露珠到了日月一出便不见了踪迹。

 

“白鹤终究只能在月夜展翅,不可得之物,三百零四年,抑或如难波之事,亦乎繁华梦一场,”轻声喃喃的一句没有任何人听见,一期蜜金色的瞳孔微微阖起,随后抬眼看向婶婶,“主殿,容我先离开了。”

 

[如露珠飘落、亦同露珠消而逝、即为吾身矣。]

 

他释然地笑了一声,可这笑容却像是多少包含着无法抑制的涩意,立起身,颀长的身影缓步离去,出乎异常地提前告假回房休息。

 

[一期也喝醉了吗……?]

 

婶婶歪了歪脑袋,视觉所及之处朦胧的浅樱色好像隐隐约约夹着一抹蓝白色,她困倦地倒在桌子上睡着了。说来,鹤球和爷爷好像没有出现呢。

 

‘滴答’——

 

远处一角竹木制成的添水落入小池之中划开了一圈圈水纹涟漪。

 

身上缠绕着三日月的气息,鹤丸背后紧贴着万叶樱的枝干,金色的眼波潋滟而吸引人沉沦于其中,他耳根微微泛红,目光却仍旧坚定地与眼前的人对视。他恍惚间回想起在很久以前,还没来本丸之前,他第一次见到三日月的时候。

 

三条家的刀。

 

被人高高供奉着尊为‘天下五美之首’,于现在不同,那时候的他让人心有畏惧之意,似是与生俱来强大的气场,仅仅只是看一眼都觉是心是瞬间落入冰窖般的寒冷,那时稚嫩的鹤丸看着他,他垂眸也向鹤丸瞥来,仅仅只是短短几秒,却让人觉得时间定格住了一般漫长而不自在,当然,也许只是鹤丸单方面的不自在,对方或许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却能完全看穿自己。即使在同家族内自己已经是一把被人称赞不已的刀,在他面前自己仍旧自惭形秽,但他想……

 

但他却想要那个目光永远停留在自己身上。

 

鹤丸理所当然地无法看见,三日月转身后垂眸喃喃,发间荡着的黄色流苏似是在暗示主人不错的心情。

 

[五条家的鹤丸呢。]

 

后来经历了许久令人不堪再回首的事,他最终选择来到了本丸,令人不可思议,在别人口中听说他的新主人是个小姑娘,却已经收集了曾经天下的所有名刀,当然,也包括那把天下五美之首在内。

 

那是时隔千百年后鹤丸又一次见到他,和曾经非常不同,令人畏惧的刀剑居然如此温和地对他笑着,将目光定格在他的身上,那样的目光,像是…等了自己很久?啊,这想法真是令人吓了一跳呢。

 

即使是现在,得知三日月对自己的情感,却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明月时隐时现,无法把握住变幻,鹤须展翅,却要归去何处?

 

三日月眼中的新月慢慢地被点燃,仿佛是知道眼前目光略有迟疑的人在想什么,三日月缓缓执起鹤丸的手,食指挑起对方黑色半指手套,往上推进着,在对方的掌心缓缓落下,描摹着,指尖不断触及对方的手心,温柔而不留一丝缝隙。

 

远处的明火仍在照耀着,在一片阴影之中,颀长的身影背靠着障子门,蜜金色的瞳孔对往此处的目光最后深深地向树下白色的身影望了一眼,随即别开,身影消失在一片黑色阴影之中,欢笑声从木廊那头传来,石灯中暖橘色的灯光,将池塘染上了自己的颜色,长鸣于草丛的不知名小虫以及衬着漆色的夜幕燃起的绿色萤火,与万叶樱下的静谧相对,构成了一副如画如梦般的景象。

 

鹤丸微微一怔,他能感觉到三日月是在他掌心写字,他缓缓开口,将对方的字字于口中叙出。

 

“月明归夜鹤。”

 

三日月的指尖停住了,随后向上一一扣住对方的指缝,十指相扣,映着金辉的月瞳在夜色下尤为夺目,他紧紧地握着鹤丸的手,在其雪白的睫羽之上落下一个吻,轻柔的气息像樱花酒一般泛着丝丝甜意,口中的话置于心上是具有厚重分量如同告白般的承诺。

 

[月明归夜鹤。]

 

“我三日月,便是你鹤丸国永的归处。”

 



End.


————————

三味线

三味线是日本传统弦乐器,拨弄其琴弦,声色清幽而纯净,质朴而悠扬。


评论(3)
热度(68)

© Ku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