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a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就,写些喜欢的。

【盗笔】记天真

#什么玻璃渣都是不存在的#

黑瞎子一直都知道,解语花喜欢吴邪,喜欢到无可救药。

他亲眼看到过,解语花因为吴邪一句喜欢,唱戏唱到声音都沙哑。

他知道。

“吴邪,吴邪。”

第一次从解语花那里听到这个名字,黑瞎子低语了几句,笑了。

天真无邪。

他以前见过吴邪,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干净之外还是干净。黑瞎子想,大概这也是解雨臣作为解当家置身于水深火热中死也无法触及到的天真。

可是黑瞎子觉得自己错了,多少年后他再次看到吴邪,却又似疯子一般笑了起来。

解语花啊解语花,你的吴邪,已经不复天真了。

对面的那个男人只是默默地点燃了一根烟,眼神锐利,令人捉摸不透,断了发,身上的淡漠居然特娘的和哑巴张一模一样。

这一刻,黑瞎子居然心底隐隐有些高兴。

吴邪拜他为师,黑瞎子还是无拘无束的模样,痞痞地笑着,翘着二郎腿答应了。

高强度的训练让吴邪身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疤。

虽然不止一次,吴邪骂过黑瞎子是神经病,可说到底,那人面对这一切,没有皱过一次眉。

不知道哑巴张看到之后会是什么表情,他悠哉地擦着枪,笑了一声,把枪对准了吴邪。

虽然是开玩笑,但他居然有种扣下扳机的冲动。

黑瞎子早就疯了,他又笑了起来,看着吴邪眼底闪过的惊愕。

“开玩笑的。”

“你他妈的有病啊!”

说真的,吴邪的性格,他也喜欢,可是因为解语花喜欢了,所以他就厌恶。

他知道解语花来过几次,都没有告诉他。

有一次不小心撞见了,黑瞎子还是风流倜傥的模样,还是十年如一日地开着他的玩笑。

“哟,花儿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啊。”

“少贫嘴。”

解语花还是不冷不热的模样,还是十年如一日地回应他。

每到这时,黑瞎子就只能等解语花转身后淡去笑意,看着解语花径直走向吴邪。

看着他眼底的心疼一天比一天强烈。

后来计划开始了,一帆风顺,吴邪找到了第十八个试验品。

黎簇。

和那个死去的天真一模一样。

他闭上眼,悠哉地躺着,身侧是万丈深渊,还有训练抓着石壁抓到手发抖的黎簇。

“他妈的神经病!”

他听见黎簇小声地骂了他一句,怔了一下。

十一年前,好像有个人也这么骂过他。

他低声笑了起来。

笑得眼底都是绝望。

评论(6)
热度(35)

© Kura | Powered by LOFTER